<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限塑令”被指成“賣塑令” 商場成為最大獲益方

        新限塑令:越限越多的塑料污染“死結”

        “限塑令”成為現實的“賣塑令”,商場通過銷售獲得了可觀收益,成為最大獲益方。治理成本轉嫁給環境,卻沒有促進塑料袋綠色生產、銷售和回收體系的建立。

        2019年,平均每小時就有708萬件快遞發往全國。國家郵政局3月27日發布的《2019年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顯示,全國快遞業務量累計完成635.2億件,日均快件處理量超1.7億件。

        這些快遞使用了大量膠帶、包裝袋等塑料包裝制品。根據綠色和平等三家環保組織去年發布的報告,快遞行業在2018年消耗膠帶總長度超過398億米。這些塑料膠帶可以纏繞地球近1000圈,2015年這個數字還是425圈。

        隨著居民消費場景的日益豐富,塑料垃圾的戰場已經逐漸轉移到互聯網,電商、快遞和外賣行業成為了主戰場。為解決這些難題,2020年1月19日,國家發改委和生態環境部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該項新政也被稱為“新限塑令”,以區別于2008年推出的“限塑令”。

        據央視財經報道,舊版限塑令執行的八年中,全國主要商品零售場所使用的塑料購物袋,共節約了700億個左右,平均計算下來每年節約87.5億個。但是,僅2015年,全國快遞行業消耗塑料袋約147億個,國內三大外賣平臺一年至少消耗73億個塑料包裝,增量遠超減量。

        塑料越限越多,成為一個難解的“死結”。

        屢敗屢戰

        改革開放至今,限塑令前后大致歷經了三個階段,政策執行過程中始終伴隨著爭議。

        1986年,鐵路上首次使用塑料快餐盒,因為便利性和價格低廉等特點而受到青睞。但大量的白色餐盒被丟棄于鐵路沿線,帶來了嚴重的“白色污染”。2001年,原國家經貿委發布緊急通知,要求立即停止生產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這是限塑令的最早版本。

        不過,如何對待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政策后來出現過搖擺。2013年,國家發改委發布《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將其從淘汰類目錄中刪除,一次性發泡餐具重新合法化。不過,今年的新限塑令又再次將其拉入黑名單。

        禁止、松綁政策交替,容易導致限塑效果反彈。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鄧義祥此前撰文稱:“由于塑料垃圾管理的問題十分復雜,有關塑料管理的相關法規需要反復論證,出臺需要十分慎重,盡可能避免前后不一致的問題。”

        聲勢浩大的全民限塑運動,出現在2007年后。2007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次年5月商務部、國家發改委及工商總局公布《商品零售場所塑料購物袋有償使用管理辦法》,這兩項專項文件被人們稱為“限塑令”。限塑令中,最為重要的政策有兩條:一是在全國范圍內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即日常所說的超薄塑料購物袋;二是實行塑料購物袋有償使用制度。

        但限塑令執行十余年,效果如何,一直是爭議的焦點。“舊版新塑令有點按下葫蘆起了瓢的感覺”,零廢棄聯盟政策主任謝新源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限塑令只局限在能提能拎的塑料袋,而超市的塑料托盤、塑料膜、平口袋仍然可以隨便使用。特別是在很多超市,盛裝散稱商品的連卷平口塑料袋泛濫成災,被毫無節制地使用,甚至被很多人成卷地帶回家。有學者稱,這引發了“一定的道德危機,部分消費者在購物時趁機大量撕取免費供應的塑料包裝袋,以此來代替有償使用的塑料購物袋。”

        零廢棄聯盟由全國多家公益組織和公眾代表共同發起,致力于推動解決垃圾處理問題。團隊在工作中發現,政策推行后,大型超市和連鎖店執行效果較好,但集貿市場仍是一次性塑料袋使用的重災區。過去12年,各地執法部門每隔一段時間就針對集貿市場開展治理行動,但市場上的不合格塑料袋總是“春風吹又生”。

        “2016年,我們調查發現很少有集貿市場使用達標塑料袋,當時還提出哪個環保組織能把一個集貿市場從不達標轉成達標,將給予1萬元獎勵。”限塑聯合調查組發起人姚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但沒有人敢接下這個任務,都認為不可能完成。

        經過四年努力,姚佳和志愿者們調查了全國700多個集貿市場,推動100多個市場使用達標塑料袋,同時塑料袋減量相當可觀,估算能節省6000萬個塑料袋。不過,姚佳團隊調查覆蓋的范圍,相比整個中國的集貿市場數量而言,只是滄海一粟。以上海市為例,全市就有菜市場989家,微型菜場上千家。

        “中國有這么多的商店、農貿市場、餐飲店、流動攤販等,環境監管部門要想對塑料袋使用實施有效監管基本上是無法實現的。更何況,一些經營者為了招攬顧客,屢屢玩貓捉老鼠的把戲,明著使用收費塑料袋應付檢查,暗地里卻免費提供不合格塑料袋。”上海對外經貿大學貿易談判學院講師楊立民撰文稱,集貿市場等場所存在執法監管不能的問題。

        “政府部門的責任規定不清,例如環保部門、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農業農村部門、住建部門等在塑料垃圾管理的職責沒有清楚的劃分,導致監管責任難以落實。”鄧義祥認為,過去相關規定過于抽象,多為原則性的規定,對違反規定的行為懲罰措施較少,不易在實際中執行。

        禁止超薄塑料購物袋的政策目標沒有完全實現,有償使用塑料袋也出現了走樣。在不少媒體的報道中,在初期,超市商場等塑料袋使用量確實出現銳減,但過了一段時間,當消費者對兩三毛錢的“收費杠桿”漸漸麻木之后,塑料袋的使用量又開始大量反彈。“限塑令”成為現實的“賣塑令”,商場通過銷售獲得了可觀收益,成為最大獲益方。治理成本轉嫁給環境,卻沒有促進塑料袋綠色生產、銷售和回收體系的建立。

        政策失效早就引起了決策者的關注。2018年初,限塑令推行十周年之際,國家發改委在其門戶網站上開展了“我為塑料垃圾污染防治建言獻策”的活動,征集關于禁限管控的意見和建議。

        從意見征求到新限塑令的出臺,經歷了兩年時間。“政策制定者起碼學了兩年塑料知識”,一位不愿具名的塑料行業協會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新政在2018年和2019年本來有望出臺,但又多次推遲,“很多人都在催政策出臺,但為謹慎起見,難以像舊版限塑令一樣,迅速推出。”

        新政基本涵蓋了過去幾年廣受關注的品類:不可降解塑料袋、農用地膜、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一次性塑料棉簽、含塑料微珠的日化產品。具體應用場景上,商超、集貿市場、快遞、外賣等領域為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重點。

        清華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蔣建國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與以往不同,新政明確設置了完成任務的時間節點。針對不同產品和區域,政府分別制定了2020年、2022年和2025年三個時間節點。

        這次新政規格也明顯提升。去年9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包括《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等十項意見。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人也曾表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將制定‘白色污染’綜合治理方案列為重點改革任務。”

        新場景成新戰場

        限塑新政,對于快遞和外賣行業給予了重點關注。

        綠色和平、擺脫塑縛、中華環保聯合會等三家環保組織聯合發布的《中國快遞包裝廢棄物生產特征與管理現狀研究報告》顯示,中國電商“雙十一”購物節2009年啟動,歷經七年時間,交易額于2015年首次突破千億元規模,2019年突破4000億元。在快遞包裝材料中,塑料類包裝材料使用85.18萬噸,占快遞包裝材料總重量近百分之十,但塑料用品回收難度遠超紙質類。

        針對快遞塑料包裝存在的問題,新政提出從部分省市試點逐步擴展到全國:“到2022年底,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省市的郵政快遞網點,先行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裝袋、一次性塑料編織袋等,降低不可降解的塑料膠帶使用量。到2025年底,全國范圍郵政快遞網點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裝袋、塑料膠帶、一次性塑料編織袋等。”

        相比快遞,外賣領域的監管難度更大。移動互聯網大數據監測平臺Trustdata發布的數據顯示,預計2019年中國外賣行業交易額將達到6035億元,同比增長三成,繼續保持快速增長態勢,同時帶來的是海量塑料垃圾。

        綠色和平調查發現,平均每單外賣會消耗3.27個一次性塑料餐盒(杯)。以美團為例,美團外賣是國內最大的外賣平臺。去年7月27日,美團網創始人王興在微博發文稱,美團外賣單日完成訂單數量突破3000萬。就此推算,僅美團外賣一家,日訂單就能消耗超過9000萬個一次性塑料包裝。

        對于外賣行業存在的問題,新政提出,全國范圍餐飲行業將在2020年底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從地級城市到區縣,餐飲堂食服務將逐步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到2025年,地級以上城市餐飲外賣領域,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餐具消耗強度下降30%。

        2017年9月,環保組織重慶綠聯會起訴餓了么、美團和百度外賣三家平臺,理由是外賣產生的垃圾造成了嚴重的環境破壞,要求三家平臺為此承擔責任。此后,美團與餓了么相繼在下單確認頁添加了“無需餐具”備注選項,并制定了中長期的環保計劃,但效果并不顯著。

        餓了么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我們雖然能夠倡導商戶減少使用一次性塑料餐盒、倡導用戶選擇無需餐具,倡導用戶餐后進行正確的垃圾分類,但始終不能夠以強制手段制約商戶和用戶。”

        “目前,國家還沒有出臺專門的法律法規,電商平臺不能強制商家使用何種包裝制品,也無權通過協議的方式強制推動使用環保塑料制品。”京師杭州電子商務法律事務部副主任郭虎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限塑令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