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疫情過后 你辦了卡的健身房美發店洗車店餐飲店還在嗎?

        “卡還在,店沒了”,疫情稍緩后一位居住在南京的鄧亮,發現年前繳費的健身房“跑路”了。“疫情在家胖了不少,我準備開啟2020年的鍛煉,現在發現已經人去樓空,健身房的器材也被搬空。”鄧亮的預付卡、會員卡變成一張廢卡,更令他無奈的是,30節私教課也打了水漂。

        “我還沒跑幾次步,它卻跑了路。”鄧亮加的維權群人數超過30人,他表示老板和私教都已經聯系不上,只能打12315投訴熱線進行維權。“一個人的損失可能只有數千元,受害者加起來數額可能達幾十萬元、上百萬元。”鄧亮說。

        記者在微博、貼吧等社交平臺搜索發現,受資金鏈影響,不少門店關門停業,疫情期間消費者吐槽健身房、美容美發店跑路的不在少數。但大都數報以無奈的態度,即使走維權之路也異常曲折。

        健身房、美發店、洗車店、餐飲店等為了綁住客戶消費,通過辦卡充值可以享受返現、會員價等折扣力度。此類卡被稱為單用途預付卡,持卡者只能在發卡機構指定的商戶或門店消費。在經常光顧的店里辦卡,若不出現“跑路”、“暴雷”事件后則相安無事,一旦發生維權難度頗大。

        《2019消費者滿意度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服務類投訴占比超54%,超過商品類投訴,其中預付費產品尤為突出,集中于娛樂健身、美容美發、餐飲住宿等領域。被投訴最多的問題包括霸王條款、關門跑路、服務減少、隱私暴露等。

        花式預付款

        鄧亮報名的健身房,位于南京明發附近的健身工作室。他在2019年10月辦理了兩年期的會員卡和30節私教課程,“當初健身房宣傳辦一年送一年3200元,價格實惠。”“疫情期間健身法停業,消費者都理解,但遲遲沒等到公開營業時間,我偶爾跑過去看發現里面搬空了,原先放置跑步機和健身器材的場地空無一物,健身房的負責人和私教一個都聯系不上。”鄧亮表示,在維權群里多位會員卡未到期,辦理3年、5年卡的人不在少數,私教課一直是健身房賺錢的核心,每節在280元左右,統計下來受害會員涉及費用在幾十萬級別。

        除了健身房失蹤,美容美發店、餐飲店都有不同的停業倒閉案例。實際上,在辦理預付卡時往往遭遇商家套路,辦卡后面臨承諾不兌現、服務質量打折扣、違反約定又加價等情況,想要維權又面臨退卡難、舉證難、上訴難等困境。

        此外,記者在社交平臺上還發現,疫情期間,商家為回籠資金,到店就餐以設備升級為由不再支持卡內余額消費,只接受現金或刷卡消費引發消費者不滿。“我在熟悉的一家辣莊火鍋就餐后結賬時發現不準使用儲值會員卡,難道我之前充值的預付款就不是錢嗎?”網友表示。

        對此,浙江恒德律師事務所律師季節說:“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合同不能履行是不可抗力,在消費期間以各式名義拒絕預付款消費屬于侵占行為,可向工商部門進行投訴維權。”

        同時,在上海知名護膚品的外企白領崔靈表示理解,疫情期間會在自己喜愛的餐廳會購買預付款進行充值,希望能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從商家角度講,發行預付卡可迅速回籠資金實現“錢生錢”;消費者則可通過預存較大金額的資金,來獲得較大幅度的折扣優惠。目前也存在大量商戶進行預付款的宣傳活動來緩解疫情帶來的資金壓力。

        家住浙江溫嶺的李敏告訴記者,近期她家樓下的水果菜品連鎖店在進行會員日充值搞活動,且異常的“大方”,令她心動之余不得不提高警惕。“會員日充1000送150,充3000送800,充5000送2000,多充多送。第一天全額到賬,贈送部分按月返還。”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健身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