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24億并購“失控的大象” 天山生物疑遭局中局

        收購完成后不到一年,天山生物對大象廣告的一筆近24億元的跨界收購就“爆雷”,大象廣告原實際控制人陳德宏因涉嫌合同詐騙罪,已于2019年1月11日被刑拘。

        受此拖累,天山生物也于日前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因無法控制大象廣告,天山生物2018年財務數據將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一筆收購為何會造成上述局面?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調查發現,大象廣告涉嫌在經營層面及關鍵數據上做局造假,導致天山生物等各方無法對其作出公允判斷,由此埋雷。

        隨著司法機關的深入調查,大象廣告收購案的具體細節有望一一浮出水面,而這起并購帶給業界的啟示意義亦更為深遠。

        大象廣告涉嫌造假

        1月24日晚間,天山生物披露了陳德宏涉嫌違法違規事項的進展,公告顯示陳德宏及大象廣告涉嫌在重大資產重組中造假,繼而嚴重影響大象廣告估值,性質非常惡劣。

        天山生物公告稱,近日收到武漢地鐵資源公司的回函:武漢地鐵資源公司及武漢地鐵運營公司從未與大象廣告協商提前終止《武漢軌道交通2號線一期工程站內媒體廣告設置位使用權經營合同》;武漢地鐵運營公司并未與大象廣告簽訂過《補充協議》,也未發送過《回函》;鑒于此,初步判斷上述協議及函件系偽造,由于電子文檔清晰度不高,需要提供原始文件便于進一步核實。

        這一回函的內容,動搖了天山生物收購大象廣告時的估值基礎,后者可能涉嫌財務造假欺瞞上市公司。

        武漢地鐵2號線平面廣告經營合同系大象廣告在2013年3月以14.8億元的高價競拍而得,原定經營期限為10年。在合同中,武漢地鐵與大象廣告詳細約定了每一年的經營權費:前面年份較少,第一年(2013年)為3800萬元,第二年為4180萬元;后面年份較多,2021年為1.88億元,最后一年2022年達到7億元。

        在這個項目的會計處理上,大象廣告采取了直線攤銷的方式,每年記營業成本1.48億元。這樣,來自武漢2號線的營業收入始終不能覆蓋這一成本,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上半年分別為1.2億元、1.27億元、5932萬元,每年都是虧損狀態。

        然而,在重組過程中,陳德宏、陳萬科向天山生物、中介機構提供了材料,稱大象廣告于2017年3月5日向武漢地鐵運營公司發出商洽函,提出提前終止武漢2號線經營權合同,將到期日由2023年5月變更為2019年5月,武漢地鐵運營公司回函表示同意。在大象廣告提供的補充協議中,雙方確認了提前終止事項。

        這就使得大象廣告獲取武漢2號線廣告經營的成本由“10年14.8億元”變更為“6年3.21億元”,每年的經營成本下降8340萬元,使得該項目在重組報告披露的兩年一期均轉為盈利狀態。這一變更也大大提高了大象廣告的盈利能力,若不提前終止,僅考慮該部分經營成本的增加,經測算其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上半年的凈利潤應該分別為-934.31萬元、2685.03萬元、-3072.13萬元。

        而對應報告期,大象廣告在重組預案中披露的凈利潤為7405.82萬元、1.1億元、1097.94萬元,差異巨大。合同提前終止,還明顯改善了大象廣告多個財務指標,提升了其估值水平。

        天山生物認為,武漢2號線經營權涉嫌造假一事使得大象廣告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6月的凈利潤出現重大差異,交易基礎將發生重大變化。天山生物表示,該事項對公司具有重大影響,將積極通過法律途徑主張權利,依法采取措施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大象”有前科

        一切還需回到收購時的起點。2017年8月,天山生物拋出并購預案,擬出資24.36億元收購新三板公司大象股份(大象廣告前身)98.8%股權,現金支付6.41億元,股份支付17.96億元。

        此番收購增值率為84.99%。彼時陳德宏承諾,大象股份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實現的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42億元、1.87億元、2.16億元。最終,天山生物收購了大象股份96.21%股權。

        而武漢2號線經營權合同提前終止涉嫌造假事項對天山生物收購大象股份具有重大實質性影響,也揭開了大象廣告的經營困局的真相。

        這一切在2018年5月,天山生物正式對大象股份并表控制并將其更名為大象廣告后不久,已異象初露。2018年5月初,陳德宏以經營所需開始頻繁向銀行擔保借款、質押股份融資等,資金需求異常。至2018年8月初,陳德宏所持有的天山生物股份已質押97.94%,幾乎全額質押。

        2018年8月25日,陳德宏因未能如期償還5000萬元個人借款,致使其本人所持有的天山生物全部股份被凍結。進入10月,陳德宏所持有的天山生物股份被輪候凍結,12月11日,大象廣告爆出多項訴訟,其名下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危機全面爆發。

        回顧大象廣告面臨的這場資金危機,一位分析人士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通過對大象3年數據(2015年-2017年)對比,可以看出,大象股份連續三年以全行業最低的銷售費用率取得了行業領先的銷售凈利率,業績可謂行業內異軍突起,用最少的錢取得了最好的利潤。但是,與亮眼的業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應收賬款周轉率和現金流連續三年全行業最低,資產質量行業中最差。而防止資產質量下降的財務措施也是不充分的,2016年應收賬款綜合壞賬計提比例低于行業平均值。

        該人士還表示,大象廣告所處的媒體資源行業特點決定其經營過程不斷需要大量資金支持,2013年度至2017年度,經營性現金凈流量一直為負,盡管經歷新三板前的2輪及新三板后的3輪融資,經營資金仍舊較為緊張。長期經營現金流為負的公司,造血能力一般都有問題。另外,大象廣告在資本市場的多次融資,存在多輪業績對賭,可以說一直被業績綁架著。

        據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了解,大象廣告在新三板掛牌期間就有多起應披露而未披露事項遭到問責。

        如在大象股份尚未完成新三板摘牌之前的2017年8月31日,大象廣告被全國股轉公司采取監管措施,原因是對賭協議未披露、未決訴訟未披露。

        此外,2011年8月至2015年10月,大象股份先后進行了四次增資,均涉及對賭條款,因觸發現金補償或股份回購條款,光大資本等先后提出現金補償或股份回購要求;泰德鑫曾起訴陳德宏,要求其支付現金補償款2783.61萬元,并出資5556.16萬元回購6.23%股權,要求大象股份承擔連帶責任。

      2頁 [1] [2] 下一頁 

      陷合同詐騙商譽暴雷 天山生物跨界苦果難咽

      天山生物陷子公司財務黑洞 超4億資金被挪用無人監管

      天山生物重組標的財務數據不一致 辯解稱數據遺漏

      天山生物并購標的有隱患 信披劣跡觸目驚心

      天山生物并購疑內幕交易 標的放量百倍當監管看不見?

      搜索更多: 天山生物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