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高管離職門店關閉 “玫瑰中的愛馬仕”還能講出新故事嗎

        七年前,鮮花品牌roseonly講了一個好故事。在“一生只送一人”的理念下,一朵永生玫瑰可以賣到699元。

        包括李小璐、吳亦凡、章子怡在內的明星們的宣傳帶來第一波流量;隨后,時尚傳媒集團、騰訊、IDG也出現在roseonly的投資方名單上,光環加持之下,創始人蒲易甚至被稱為“新派80后創業者”的典型代表。

        永恒的愛情故事還沒講完,roseonly的發展卻步入另一個軌道。公司官網上,發展歷程和明星時刻都停留在了2017年,沒有再繼續更新下去,而蒲易本人也鮮少在媒體上露面。

        借助流量明星王俊凱、肖戰的代言,roseonly在品牌營銷方面依然活躍,但與此同時,高管裁員、欠款、閉店等消息也開始傳出。針對《中國企業家》的詢問,蒲易方面明確表示拒絕采訪。

        從禮品類鮮花電商roseonly、野獸派到今天生活類的花點時間和花加,鮮花電商行業在資本和消費理念的推動下也在不斷進化演變。有從業者感慨,這些年行業信息傳遞效率越來越高,渠道在多方面展開,物流也從草莽狀態進入正規化,但隨著行業快速迭代,用戶需求越來越高,賺錢也將變得越來越難,挑戰勢必擺在每個品牌面前。

        比起草根創業者,蒲易從開始就拿到不少資源和籌碼。公開資料顯示,蒲易曾任德同資本合伙人,參與投資過大眾點評網、夢芭莎等項目。

        roseonly在天使輪拿到何伯權、牛文文、時尚集團劉江的投資,2013年獲得騰訊A輪融資。2014年,roseonly獲得IDG資本、Acccel Partners B輪投資千萬美元,2015年9月又完成1.9億元C輪融資,由元生資本、盛世投資、君創資本共同出資。

        但在這之后,roseonly再未有新的融資消息公布。2016年4月,公司還在新三板提交了公開轉讓說明書,一度傳出要上市的消息,但此后并未有大的波瀾。新高管入職時,蒲易提到自己已經在接觸VC/PE的人,“有一些私募,正在進行IPO”,新人被打動,但加入之后卻沒有再聽蒲易提起過這些。

        除此之外,如今的愛情也充滿變量。強調“一生只送一人”的roseonly,還能講出新故事嗎?

        高管頻繁變動之謎

        早在2014年接受媒體采訪時,蒲易曾把“人和”作為roseonly品牌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當時他稱管理零售的同事來自LVMH集團中國區高管,創意團隊由海外設計師組成,財務負責人是他前墨爾本大學校友、世界五百強DHL中國區CFO,“短短一年時間內,能拿到三輪融資的原因,是我們有一個很有經驗的財務團隊”。

        但就在同一年,《中國經營報》報道,當時有條微博爆料稱:“roseonly創業時的八位高管全部離職。”后roseonly相關負責人予以否認,稱這經不起推敲,是謠言。

        就在2019年,類似的聲音再度冒了出來。

        張曉在roseonly體會到沒有安全感,是從2019年夏天幾位高管密集離職開始的。

        當時roseonly所屬的諾誓(北京)商業股份有限公司里,很多高管都來自港澳臺和海外,諾誓GM(總經理)和旗下咖啡品牌GREYBOX的總經理都是香港人,零售總監是新加坡人,人力資源總監是臺灣人,此外,市場總監來自法國希思黎、電商總監來自阿里巴巴,這樣的陣容讓張曉覺得公司特別“國際范兒”。

        但6月份兩位總經理的陸續離開打破了這種印象。張曉回憶,“幾乎是當天通知讓走人,很突然”,隨后一個月內,CFO、人力資源總監、零售總監、海外拓展總監、婚慶部經理等高管先后被辭退。

        張曉私下和同事議論,覺得很恐慌。

        當時蒲易給出的裁員理由是:“公司經營不善、資金鏈斷裂,所有高管都要辭退掉。”此外,據roseonly一位前高管介紹,蒲易曾在內部講話中提到,公司從北京搬到上海,他希望能本土化,因此不需要這么多海外背景的人。

        據roseonly一位前高管透露,除了集中離職的現象之外,近一兩年公司變動最頻繁的要屬財務總監的崗位,“不到一年時間里就換了五六位”。

        普通員工方面,流動也一直頻繁,上海辦公室三四十個人,新人常常兩三個月就會變動,張曉私下也和同事吐槽,就連商場和電商平臺的對接人都會問:“你們公司怎么老在換對接人?”

        2019年那批高管離職的風波過后,平靜并未維持太久,今年的疫情又引發公司一次人事變動。

        據roseonly前員工羅瑞透露,2月份人力資源副總監被蒲易以“不作為”的理由開掉之后,蒲易在2月10日通知員工,因為公司暫時沒有人力資源負責人,1月份工資可能要從10日延遲到17日發放,當時大家覺得也能理解。

        但之后,羅瑞了解到,發放工資之前,蒲易要求高管工資打折、休假,但高管們認為公司不存在經營困難的問題,疫情期間同樣的工作量還要降薪,雙方可能沒有協商好,之后就有高管被封郵箱、踢出工作群。

        之后3月6日,他們收到蒲易發出的一封措辭犀利的全員郵件,提到人力副總監、財務副總監、電商總監、零售高級經理、大客戶經理以及電商經理等高管,認為他們不配合公司降薪等決定、工作目標未完成、手下員工離職頻繁、搞小團體同流合污等,還稱幾位高管存在道德問題、簡歷造假等現象。

        “作為創業型企業,我們不是和外企一樣溫室里面的花朵,公司是野蠻生長起來的,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國這個創業環境!”蒲易在郵件最后寫道,“輿情(疫情)要結束了,公司的‘垃圾’也都清理干凈了。讓我們專心工作,讓中國出一個奢侈品品牌,和讓更多人相信愛情!”

        比起草根創業者,roseonly創始人蒲易從開始就拿到不少資源和籌碼。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愛馬仕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