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租客退房后仍背負租金貸 疫情下疑強制房東免租 美麗屋陷維權危機

        “公司由于疫情原因,資金緊張,需要和您協商一下本季度能否減免租金?”2020年2月份,美麗屋房東李先生收到了美麗屋工作人員協商減免租金的消息。李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收疫情影響,自己這兩個月也沒有收入,每個月還需要還房貸3000元,實在是沒辦法答應免租3個月。

        與房東李先生有相似經歷的還有陳女士。陳女士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本來3月就應該給一個季度的房租,結果延期了一個多月。而從陳女士向記者提供的和美麗屋工作人員的聊天記錄中來看,若陳女士不給予一個月免租期,一季度租金暫時也難拿回來。而真正讓陳女士不想免租的原因是,美麗屋一方面要求自己給予免租,卻并沒有給對應的租客免租。

        疫情爆發對全國各行各業帶來不小影響。但美麗屋這波操作卻難以讓房東信服。與此同時,美麗屋全國多名租客向《華夏時報》記者反饋,自己明明已經退租,卻仍不斷收到銀行的催租短信,不交租便可能會影響征信。這波“租金貸”的操作更是引起了租客的不滿。

        據美麗屋官網介紹,美麗屋是聯優科技旗下的全國性長租公寓品牌。天眼查顯示,美麗屋成立于2015年8月,是一家房產O2O(線上線下)服務提供商,平臺主要通過網站和手機APP來提供房屋整租以及合租服務。平臺將業主閑置房屋租下來,經過裝修改造后,再向租戶出租。除面向租客和房東的業務外,也會涉及對于房產經紀企業的扶持業務。

        求房東免租

        “本次疫情讓美麗屋面臨巨大經營風險,如小區封閉、租戶退租及免租需求、供需變化致使客戶量驟減、員工不能上崗公司不能營業等等。拜謝您幫幫我們!免除2至3月份的租金……我們只想生存下去。” 2月18日,陳女士收到了一條美麗屋發來求免租的短信。

        陳女士并沒有立馬答應美麗屋,而是要求美麗屋出示免租房東的名單以及詢問是否給到對應租客免租的情況。當這兩個要求被含糊拒絕后,陳女士并沒有答應美麗屋此次免租的請求。

        在拒絕免租后,陳女士2020年第一季度的租金沒有如期發放。3月底,陳女士再次詢問美麗屋工作人員租金的事情,卻被告知,“公司財務困難,要免租一個月才能打款。”而該名員工也抱怨,自己也有兩個月的工資沒有發。

        對此美麗屋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中表示,如果疫情再持續一段時間,房屋空置率繼續走高,那么不光我們企業,整個行業都要面臨生死存亡了,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要去跟業主去溝通免租的主要原因。

        美麗屋稱:“現階段沒有給客戶轉賬不是強制客戶免租,主要是由于我司正在跟大量業主進行協商免租。支付方式也是以電子集中轉賬為主,因此,需要完全商談出結果來才能給業主統一打款,因此會出現一定程度的延遲。最后確認無法給免租的,后期公司也是會補打給業主相關費用的。”

        最終陳女士擔心自己的房租會被一直欠著不給,到時候損失更大。于是在4月初答應了免租一個月,之后不久便收到了一季度的租金。

        一次性和美麗屋簽署了8年租房合同的李先生這次被要求免租3個月。李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美麗屋原先要求簽8年合同要給5個月空置期。李先生說:“房子是2018才租給他們的,在收取了一季度房租后,便開始了5個月空置期,這5個月沒有收房租。現剛過空置期不久,美麗屋又以疫情為由,要求免租或者延期,實在是難以同意。”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在疫情特殊時期,長租公寓應該想辦法在服務效率、經營模式上創新,尋求新機遇和盈利空間,而不是通過“兩頭吃”的方式緩解現金流來實現自救,這樣不僅喪失了客戶的信任,也不利于長租公寓行業的長期可持續發展。

        租客退租后仍背負“租金貸”

        在租房市場中,長租公寓異軍突起,在野蠻增長的同時,也蘊含了巨大的風險,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租金貸”。所謂“租金貸”,指的是租客在與長租公寓企業簽下租約的同時,與該企業合作的金融機構簽訂貸款合約,一般由該金融機構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向該金融機構按月還清租房貸款,相應的貸款利息一般由長租公寓企業代為支付。

        近期《華夏時報》記者接到全國各地多名美麗屋租客的反饋:“明明已經退租成功,但是手機上仍不斷收到金融機構的催租短信。”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美麗屋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