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OPPO渠道份額速降,經銷商紛紛逃離

        逃離OPPO,成了眾多代理商們的選擇或被動選擇。

        疫情還沒結束,李想便開始為找工作的事情犯愁。年前,作為OPPO專賣店店長,他還能拿到可觀的薪水。然而,短短一個月之后,他所在的專賣店撤店了,而他成了待業青年。

        被迫逃離OPPO,前店長李想的煩惱也在許多年輕銷售身上上演。

        曾經的線下寵兒,如今的棄子

        “上個月我們關掉最后兩家O/V門店(OPPO與vivo),全面轉向代理別的品牌了”,老傅是北京一家手機代理商,從去年至今,他們公司一共關閉了17家O/V專賣店。

        老傅告訴鋅財經,早在一年多以前,OPPO的渠道份額下降就非常快,尤其在一二線城市,他認識的許多O/V代理商紛紛撤店。

        老傅嗅到O/V的下滑趨勢要更早一些。2018年下半年,老傅對公司旗下專賣店進行了市場調研,店員反饋,在門店,不少消費者直接拿著華為的手機與O/V對比。用腳投票的消費者在這個時候就已經開始動搖了。

        彼時,O/V的線下渠道已然疲態盡顯。

        “經銷商也要看品牌拉力,品牌強、渠道維護能力強,經銷商的利益能得到保障,能長遠盈利。”老傅等經銷商也開始考慮轉做其它品牌。

        同時,O/V的渠道政策加速了部分經銷商的離開。

        “雖然OV的渠道利潤并不比其他品牌高,但早期,品牌方對經銷商開的O/V開的專營店有補貼政策,按照面積補貼租金”,老傅告訴鋅財經,“但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O/V渠道政策做了調整,補貼力度越來越小,后來甚至沒有了。”

        早期,O/V為了鼓勵渠道商開專賣店,用租金補貼的方式試圖在線下跑馬圈地。從鋪天蓋地般的O/V廣告牌看來,這一方式是成功的,幫助O/V快速得打通了線下渠道。

        不過,補貼是一時的,盈利才是經銷商思考的永恒命題。

        除了渠道政策,OV渠道管理逐漸松懈,這或許才是經銷商離開的主要原因。“前期OV價格體系管理得挺好,但后期,2018年下半年開始,內部對終端的砸價行為開始縱容,管理能力也越來越差。”在老傅看來,這直接影響了經銷商的利潤。

        老傅的案例并非孤例。

        有媒體曾采訪一位老牌經銷商高敏,他透露,OPPO品牌高不成低不就,在高端市場沖不上去,只能被迫去打低端價格戰。“在河北很多縣城,許多經銷商都想轉投成華為品牌,放棄OPPO。”

        OPPO曾經借以所向披靡的“渠道”鎧甲不再堅固。華為、小米,甚至蘋果都在極力探索下沉渠道,從二三線城市的廣場琳瑯滿目的手機廣告牌看來,O/V已不能獨占消費者的視線。

        鋅財經就渠道問題向OPPO品牌方求證,對方只答復“隨著消費習慣的變化,有結構的優化也是正常現象”,并表示OPPO正在進駐更多商場。

        不過,截止目前,鋅財經并未看到OPPO規模進駐商場的現象。

        一面是競爭對手夾擊,另一面,線下渠道受疫情影響,銷量大幅下跌。

        春節本應是手機銷售黃金期,大多數線下門店受疫情影響卻不得不關店。這給手機業帶來了直接沖擊。根據中國信通院公布的2月國內手機市場銷售數據,國內市場總出貨量為634.1萬臺,同比下滑54.7%。

        疫情的影響仍在繼續,必然對國內甚至全球經濟造成沖擊。手機行業自然也不能獨善其身,無論是內銷還是出口,市場前景堪憂。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OPPO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