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八成傭金給騎手 美團外賣在下一盤“更大的棋”

        如果說疫情給市場經濟按下“暫停鍵”,那么對餐飲行業則一定按下了“刪除鍵”。

        “居家”生活讓一眾餐企面臨著“門可羅雀”甚至是關店的危機,餐飲大佬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那段“賬上現金流抗不過3個月”成為餐飲行業真實寫照。

        疫情讓餐飲行業的寒冬比任何一個行業都要漫長和寒冷。

        現金流和供應鏈是餐飲企業的生命線。線下門店關閉,即使開放外賣業務,但依然很多人選擇自己做飯,外賣單量和以往門店單量不可同日而語,更難以保障現金流的正常運轉。

        另一方面,疫情導致封路、延遲交易,讓產業鏈上游的復產效率低下,就算門店開了,也可能出現生意來了,但沒菜可上的窘境。

        餐飲對于整個國民經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疫情之下這些自負盈虧的餐飲企業要如何實現斷臂求生?幾乎同一時間,美團發布了新一季度財報。從財報數據來看,餐飲行業正發生微妙的轉機,美團外賣正在通過自己的方式幫助餐飲行業復蘇。

        高傭金的真相,八成傭金給騎手

        整個2019年,美團外賣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

        在3月30日美團發布的2019Q4及全年財報中顯示,美團的業務正在持續增長,總收入同比增長49.5%。其中,來自餐飲外賣業務的收入,則一年之內增長了38%,達到了3927億,增幅最大。

        可以見得,人們的生活持續改善,也讓美團得以實現“幫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的使命。

        但外賣訂單的收入增長,并沒有帶來可觀利潤,由于支付給外賣騎手的成本相應增加,該業務依然處于高投入狀態。在財報中顯示,餐飲外賣的銷售成本相比去年增加35.7%,由329億元增加至446億元。此外數據顯示,八成外賣傭金被用于支付騎手費用。

        很多人認為,騎手的收入來自于消費者點外賣時候額外支付的配送費,其實不然。配送費在多數情況下不足以承擔騎手配送成本,不足的部分往往是平臺在額外補貼。

        這些補貼就來自外賣傭金。選擇自己配送的餐飲企業,支付給美團外賣的傭金在3%-4%之間,但如果通過騎手配送,則需要支付15%至21%的傭金。從財報可以看出,這些傭金主要被支付給騎手工資,整個2019,美團外賣平臺的騎手達到399萬人,這些人背后的工資,都需要通過這筆傭金支付。

        值得玩味的是,外賣出現虧損的同時,美團外賣反而加強了對騎手成本的投入。在疫情爆發期間,美團外賣反而新招募了45萬騎手,這些騎手大多是來自受疫情影響的生活服務業和制造業的轉移勞動力。

        外賣騎手,已經成為解決就業的選擇之一。僅在2019年美團發布的《外賣騎手就業扶貧報告》中就顯示,美團騎手中有25.7萬人是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通過成為騎手,脫貧比例達到了98.4%。

        騎手對于外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疫情爆發后,美團外賣也一定程度上受困于餐飲行業的困境,但對于騎手這項硬性成本反而提高了投入,更是一種冷靜而果敢的做法。

        困境之中,唯有冷靜應對,才能找到殺出重圍的突破口。騎手不僅是中國城市生態中必不可少的一環,在疫情中更是“擺渡人”一般重要的存在。

        正是因為深知如此,美團外賣才格外“慷慨”,吸納了更多的騎手,不為創收,只為幫助餐飲企業復產和社會秩序的長期穩定。

        危機倒逼變革,餐飲復蘇背后“無形的手”

        外賣騎手在疫情中成為了“城市擺渡人”,美團外賣則成了餐飲行業復蘇背后“無形的手”。

        所有的長遠發展,都需要短期的龐大成本支出。從財報上外賣業務收入增長就可以看出,美團外賣實際上完全有希望實現盈利。但美團選擇了放棄短期利益,在疫情期間反而增加了不少成本投入項和金額。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外賣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