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vpnl"></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亞馬遜中國賣家的「幸存」游戲

        4月15日早上,美國新增確診人數超12萬人的新聞,震驚了世界。雖然隨后數據被證實為統計有誤,但以美國為首的全球疫情的確進入一個嚴峻的階段。

        數據顯示,目前除中國以外,其他國家累計確診1855192人,其中美國、西班牙、意大利、法國、德國等國家確診人數都超過10萬。

        除了防控境外輸入病例以外,中國在各方面都并不能獨善其身,尤其是對外貿易。

        根據商務部數據,2019年前三個季度,中國貨物和服務凈出口對GDP增長貢獻率達19.6%,外貿帶動就業人數約1.8億人。而從進出口總值來看,31.54萬億元人民幣中,此次疫情嚴重的美國、歐洲、日本加起來就超過10億。

        疫情的破壞和攻擊是無差別的,但線下的外貿商和跨境電商卻有各自獨特的困境。自救的行動也演化為幾種方式:線下的轉線上,外貿的轉內銷,非必需品轉急需品。

        即便如此,落水的賣家仍是上岸的少,掙扎的多。

        與此同時,有的幸存者卻風生水起,訂單大漲,忙得焦頭爛額。疫情像風暴一樣把生存能力差的賣家進行了殘酷的清洗,另一些有潛在實力的人則虎視眈眈,試圖填補風暴后的空白。

        「電商在線」采訪了幾家跨境電商企業。這場全世界共同的災難下,跨境生意的蕭索和契機并存著。

        跨境生意的兩種危機

        跨境外貿分為線上線下。

        線下外貿歷史已久,代加工是其中的主流。新華網數據顯示,世界上40%的眼鏡、63%的鞋子、70%的手機、80%的空調、90%的個人電腦都是生產自中國。

        疫情打斷了中國工廠與世界客戶的生意往來。中國海關總署3月份發布公告:“以美元計價,1月~2月出口同比下降17.2%。”“2020年1月—2月,中國對美國出口3001億元人民幣,下降26.5%。”不過根據最新消息,3月份,我國外貿進出口降幅收窄了8.7個百分點,總額為2.45萬億元,同比下降僅0.8%。

        廣東汕頭的夸克玩具的老板告訴「電商在線」,疫情以來,國外客戶的訂單要么取消,要么暫停,到目前他們已經損失了以往15%的單量。

        這不是孤例。

        3月18日,東莞的泛達玩具廠也宣布停業。它的境況更加慘淡,生產的玩具部件,是給迪士尼做代工,但國外疫情越來越嚴重,大客戶爽約后,他們也沒了后招。

        3月23日,東莞的一家手表生產商也發布公告稱,因為公司最大的客戶美國寶利FOSSIL取消了訂單, 80%的訂單量沒有了,只好全員放假三個月。

        線下以訂單取消、工廠停產為危機的集中體現。線上則直接表現為中小賣家的“腹背受敵”。

        國內疫情蔓延的時候,跨境電商的小賣家們因為工廠停產,他們沒有能力囤貨導致無貨可發;國外疫情蔓延的時候,他們又卡在了物流的門檻上。

        一家跨境電商的培訓公司負責人告訴「電商在線」,這一類中小賣家通常是貿易型的,“左手進右手出,倒手買賣。隨著疫情的發展,他的供應鏈沒跟不上。而且,供應商要現金結算,線上銷售不能回款的話,資金鏈就面臨斷裂。”

        這種特殊的時候,物流資源有時是要搶的,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疫情時期,優質的物流服務商要能解決配送的最后一公里問題,如果沒有資金、沒有資源,這些小賣家連門道都找不到。

        雪上加霜的是,跨境電商亞馬遜也出臺了一些不利的政策。

        3月17日,亞馬遜宣布,優先配送嬰兒產品、健康、商品等生活必需品、抗疫物資等,其余商品要到4月5日才能接受入庫。3月22日,亞馬遜又暫停接受意大利和法國站點非必需品訂單,一些商品鏈接直接被下架。

        這些政策對非必需品類的中小賣家是致命的。他們生意做的小,收入幾乎完全依賴平臺,一遭下架,那資金鏈就在崩潰的邊緣。

        需求銳減,也在清洗一批賣家。相關調研顯示,在亞馬遜上,訂單下跌最多的主要集中在鞋服箱包、戶外運動和家紡家居這3個類目,其中鞋服箱包的跌幅達到了30%-60%。

        這意味著,這些品類里3到6成的生意蒸發了,相應的賣家難以為繼。上述跨境電商培訓的負責人提到,他們原本有一個基地,本來都是跨境電商的小企業,現在很多人死掉,只好騰出來做“網紅直播”了。

        不同于外貿工廠有生產和資金的實力,在跨境電商中,占據更多比例的是十幾人的團隊以及個人賣家,他們在風險來臨時的集體脆弱造成了一種大廈將傾、風雨欲來的觀感。

        但其實,事情還有沒被看到的另一面。

        行業幸存者的方法論

        傅海姣最近忙得一天只能睡3個小時。

        她是跨境電商大千億和的負責人,公司在亞馬遜平臺上開了兩家店,規模好幾億人民幣。疫情期間還做了一些包裝清潔類的物資,“我們根本是生意忙不過來。”

        疫情期間,他們還新開了幾條生產線,花園、窗簾、寵物用品,增長的秘訣無他,吃掉那些被淘汰的賣家的生意,“比如原來我的競爭對手是有100家的,現在只剩下30家了,雖然總的體量是下降的,但相對而言,我自己的生意是增加了。”

        夸克玩具也從同業的朋友身上聽到了類似的增長故事,“玩具雖然不是必需品,但是一些做跨境電商的同行最近增長挺快的。這跟國內淘寶天貓上銷量上漲是一個道理。”

        傅海姣總結,這場疫情是對賣家在供應鏈、資金和物流等方面能力的全面考驗。他們能撐下來,道理很簡單,但能做到的很少。

        不管是外貿工廠還是跨境電商的中小賣家,都嘗試過各種自救的方式。

        比如,外貿轉內銷。但不管是線下還是線上,轉內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產品的款式不一樣,做生意的邏輯也不一樣。

        線下,外貿廠家通常的客戶是品牌,做的是大宗的生意,一次性交付,薄利多銷。但內銷就要從to B變成to C,做生意的邏輯都變了。

        線上,國內電商平臺日新月異,直播帶貨、話題營銷,在跨境平臺呆久了的人估計短時間內找不到北。而且,如今線上平臺流量越來越貴,對于本來就岌岌可危的跨境賣家來說,高昂的營銷費無異于再脫一層皮。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亞馬遜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